關於部落格
簡簡單單過日子
  • 53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快樂與悲傷的音樂會


於是一個人在紐黑文市區隨意閒晃,想想,好像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這樣毫無目的的走動了。令我驚奇的是,怎們人還這麼多呀,跟想像的好像有點出入。可能是週五吧,大伙一起外出輕鬆!從學校的書局沿著 Broadway St 前進,沿路行人,可以從他們的臉上看到輕鬆自在,不像平日的嚴肅。走向總圖書館,穿過館前的一個紀念水池,此刻看到一些身著正式服裝的人們都往同一個方向前進,我想大概有活動吧。於是也跟了上去,看一個究竟。穿越草皮,在學院路上(College St.)發現大批人潮。 原來是有一場音樂會呀。雖然自己是個大音癡,但進去聽聽應該不會妨礙他人吧。進入 Woolsey Hall。

這棟建築建於一百多年前,當時是為了紀念耶魯大學成立兩百年所建。因為進去的有點晚,基本上沒什麼空位留下;有空位的也都是幫人留的,於是依牆而立,眼觀四方。就在開場前一分鐘,有一對夫妻回頭望著我,向我示意有位子,真好,賺到了,不然可能要站上數小時。

今天的曲目有 Elgar 的 Cello concerto in E minor, OP. 85 和 Beethoven Symphony No. 9 in D minor, OP 125。有看沒有懂!還好還知道貝多芬,不至於太土。可是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是什麼呀,管他的,聽了就知道。聽不懂,至少看看場子,輕鬆一下也好。

這場音樂會由耶魯的愛樂管絃樂團(Philharmonia orchestra of Yale)當綱。節目一開始就看到一個身著燕尾服的人走進來,如果不說,我一定認為他是魔術師,樣子太像了。原來他是 Shinik Hahm,今晚的指揮。接著他介紹了 Ralph Kirshbaum,今晚的首席大提琴手。事後才知道原來兩個人都很有名,得過一堆獎。可見我是來看熱鬧的。反正只要跟著鼓掌就是了,應該還好。

音樂一開始,我就開始後悔了。音樂會的前半段似乎都由提琴所主導,本來就不太喜歡提琴,因為一直覺得他的聲音很陰沈。是怎樣,我是來放鬆找快樂的啦,也不知道他們在演奏什麼,但是就是感覺起來幽幽的,整個人都感覺憂傷起來,我不要聽這音樂啦,我想隔壁的也跟我有同感吧,看他坐立難安的動來動去的。終於熬到中場休息,這時候就在掙紮是否要離去了,不會下一個也是這樣的調調吧。不過,還是決定留下來。還好第二場,完全是不一樣,可以聽的出來是一種愉快滿足的禮讚,很好,這是心裡才平衡些。聽到過來才發現,原來其中有一小段,大家可能都想當熟悉的,那就是快樂誦(Odes to joy),以前小學音樂課有教。

我不知道前半場的音樂為什麼如此悲傷啦,但是對於後半段的快樂,真的是很喜歡。尤其若想到這首交響曲是在貝多芬耳聾後才創作完成,但裡面有的竟然不是哀戚的曲目,有的是連不懂音樂的人都聽得出的快樂,真的是太令人景仰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